希音音音-咸鱼期

刀剑乱舞&全职高手重症患者,深陷切国沼不可自拔。
写文我流,产出极慢。
接受一切腐向cp
乙女向产出仅限山姥切国广x婶
最近尝试腐向产出,鹤丸国永x男审神者
感谢阅读,欢迎找我玩

希音音音的提问箱

一个提问箱

我终于学会搞这个啦!是匿名的,欢迎来找我玩(也可以催稿hhhh)

【被婶】不会养公主的龙

童话向其二,全文4200字已完结。

是完全不讲逻辑的爱情故事,谈恋爱要什么剧情!就是谈恋爱啊!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按照教程谈恋爱是没用的,不按教程谈恋爱也是不行的。


公主是被送到龙的洞穴的。


彼时山洞的主人还在温暖的阳光下打盹,整条龙都沐浴在日光中闪闪发光。这条巨龙十分漂亮,有着从浅金向白金色过渡的光滑鳞片,半阖的眼皮下可见翡翠般莹绿的竖瞳。


当公主在随从的护送下来到山洞前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仿佛凝铸日光般耀眼的巨龙收敛了爪子和獠牙,安安静静蜷缩在山洞前的巨大平地上,甚至眯起眼睛打了个小小的哈欠,从嘴里喷出一小股龙火。


真是太可爱了,公主这样想着。好想摸摸...

【被婶】图书馆18度冷气

现paro,大学设定。

很流水账的糖,题目还是跟文章有一定联系。


山姥切送热腾腾的美式来的时候,被图书馆的冷气冻得一哆嗦。星巴克的纸杯上适时洇出一些白雾,又单薄地散尽在空气中。图书馆的管理人员拦住了他,一再强调不可以把饮料带到藏书区,只允许在公共学习空间喝。山姥切着急上楼,含含糊糊敷衍过去,掩人耳目地乘了电梯,这才把这杯迟到了几分钟的咖啡送到目的地。


他走到藏书区最尽头才找到希音。发微信给他“呼救”的作死家伙就穿了一条薄裙子,跟仓鼠似的窝在书架角落,冻得瑟瑟发抖,手里还抓着文献纸本。山姥切赶紧脱了自己的连帽外套给她披上,手里的咖啡塞到她手里,夺过那几张跟着阅读者一起颤...

虐死了……


浮光掠影,南柯一梦,“你是我遥不可及的爱恋”之类的。


被无所谓的希望和无法到达的未来杀掉,我反而品出一点单向暗恋的味道,能从这么虐的梗里找少女情结的梗也是没谁了。


橙汁和孔雀形容被被的外在倒是挺形象的,橙汁是酸酸甜甜的青涩的味道,可以指被被的少年脸。孔雀也是说被被长得很漂亮。烟花和孤独这两个内在形容真的太戳人了,是得不到自我认同的孤独,和渴望如烟花般绽放自己的强大美丽。


五句话连起来感觉可以写个故事了,有点想写,顺便问问有没有强行扭成HE的解释呀?



一个被婶的沙雕段子

赶ddl赶到大脑死机的产物


偷懒没做日课的审神者去厨房觅食,在廊下遇到刚远征回来的山姥切。大概远征地点很热,山姥切摘了死不离身的兜帽吹着廊下的凉风,露出漂亮的金发。


“诶这个山姥切长的这么漂亮,还和别的山姥切不一样,不如……”


山姥切:“我!不!漂!亮————————!”


END

【刀剑乱舞企划】序·希望伊始

血刀帐企划,企划设定戳这里

腐向,吸血鬼鹤丸国永(假名鬼翎)x男性猎魔人枳妄

枳妄是新的儿子hhh,男审人设和鹤丸人设戳这里

讲真这个设定很带感


什么是希望?枳妄从来没认真思考过,对这个名词的认知仅仅停留在理论概念层面而已。在鹤丸和他的家里,足足有一整间屋子来存放堆到天花板的书。可没有一本书告诉他,希望于他而言是什么。


他整理了一下略微压出褶的西装外套,拿起靠在座位旁边的长柄雨伞,大踏步走进街上的朦胧雨雾。枳妄个高腿长,步幅又宽,两三步到了马路对面。马卡龙店铺的遮雨棚下,一身整洁白色西装的男人正微笑着看他,顺手抖了两下雨伞上的水。


鬼翎。枳妄的唇作出这两...

【被婶】目盲(其二)

是一个被放置了以后病病的被被。

非常短。


审神者又一次失明了。


这一回是因为灵力紊乱引发的,大概是最近连续工作太劳累的缘故,前来检查的工作人员这样说,丢下几句“静养一段时间”之类的客套话就离开了。正常的工作被交给长谷部和大般若共同执行,山姥切早就不用出阵了。专门负责照顾审神者。


药研送审神者来的时候一脸严肃,说了些什么山姥切没完全记住,只是从药研手里接过人的时候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没和她亲近过了。那边负责的短刀还在叮嘱注意事项,山姥切一心想着快点抱她进屋去,听了个断章取义,听成“审神者恐怕以后再也看不见了”。


看不见了就看不见了吧,岂不是更好吗?把人领进屋里,...

【被婶】目盲

今天也要发糖

写不出极化贺文OTZ,于是只能先写日常。

审神者突然看不见了。

审神者就在一个平凡的下午突然失明,坐在审神者身旁的莺丸手疾眼快手疾眼快扶住一个趔趄没站稳的小姑娘。

“没事儿啊我就是突然眼前一黑,大概是低血糖坐久了的缘故吧,”心大得不得了的审神者摆了摆手,扶着莺丸的手站稳,“太爷爷我去给你端点心啊。”然后看也不看地迈出一步,目标赫然是莺丸的茶盘。

莺丸再次发挥机动挪开茶盘,审神者这才意识到事情不对。

“诶?我怎么眼前还黑着......”揉了揉眼睛又晃了晃脑袋,审神者眼前依旧是漫漫无际的一片黑暗,略有点茫然地凭着记忆把脑袋转向莺丸坐的方向。

莺丸也敛去平日淡定从容的微笑,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那双平...

上一页 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