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音音音-即将咸鱼

刀剑乱舞&全职高手重症患者,深陷切国沼不可自拔。
写文我流,产出极慢。
接受一切腐向cp
乙女向产出仅限山姥切国广x婶
最近尝试腐向产出,鹤丸国永x男审神者
感谢阅读,欢迎找我玩

一个被婶的沙雕段子

赶ddl赶到大脑死机的产物


偷懒没做日课的审神者去厨房觅食,在廊下遇到刚远征回来的山姥切。大概远征地点很热,山姥切摘了死不离身的兜帽吹着廊下的凉风,露出漂亮的金发。


“诶这个山姥切长的这么漂亮,还和别的山姥切不一样,不如……”


山姥切:“我!不!漂!亮————————!”


END

【刀剑乱舞企划】序·希望伊始

血刀帐企划,企划设定戳这里

腐向,吸血鬼鹤丸国永(假名鬼翎)x男性猎魔人枳妄

枳妄是新的儿子hhh,男审人设和鹤丸人设戳这里

讲真这个设定很带感


什么是希望?枳妄从来没认真思考过,对这个名词的认知仅仅停留在理论概念层面而已。在鹤丸和他的家里,足足有一整间屋子来存放堆到天花板的书。可没有一本书告诉他,希望于他而言是什么。


他整理了一下略微压出褶的西装外套,拿起靠在座位旁边的长柄雨伞,大踏步走进街上的朦胧雨雾。枳妄个高腿长,步幅又宽,两三步到了马路对面。马卡龙店铺的遮雨棚下,一身整洁白色西装的男人正微笑着看他,顺手抖了两下雨伞上的水。


鬼翎。枳妄的唇作出这两...

【被婶】目盲(其二)

是一个被放置了以后病病的被被。

非常短。


审神者又一次失明了。


这一回是因为灵力紊乱引发的,大概是最近连续工作太劳累的缘故,前来检查的工作人员这样说,丢下几句“静养一段时间”之类的客套话就离开了。正常的工作被交给长谷部和大般若共同执行,山姥切早就不用出阵了。专门负责照顾审神者。


药研送审神者来的时候一脸严肃,说了些什么山姥切没完全记住,只是从药研手里接过人的时候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没和她亲近过了。那边负责的短刀还在叮嘱注意事项,山姥切一心想着快点抱她进屋去,听了个断章取义,听成“审神者恐怕以后再也看不见了”。


看不见了就看不见了吧,岂不是更好吗?把人领进屋里,...

【被婶】目盲

今天也要发糖

写不出极化贺文OTZ,于是只能先写日常。

审神者突然看不见了。

审神者就在一个平凡的下午突然失明,坐在审神者身旁的莺丸手疾眼快手疾眼快扶住一个趔趄没站稳的小姑娘。

“没事儿啊我就是突然眼前一黑,大概是低血糖坐久了的缘故吧,”心大得不得了的审神者摆了摆手,扶着莺丸的手站稳,“太爷爷我去给你端点心啊。”然后看也不看地迈出一步,目标赫然是莺丸的茶盘。

莺丸再次发挥机动挪开茶盘,审神者这才意识到事情不对。

“诶?我怎么眼前还黑着......”揉了揉眼睛又晃了晃脑袋,审神者眼前依旧是漫漫无际的一片黑暗,略有点茫然地凭着记忆把脑袋转向莺丸坐的方向。

莺丸也敛去平日淡定从容的微笑,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那双平...

跟风填一下问卷
讲道理惜朝不黑化太可惜了

【被婶】浪漫传说

极化预热,我这就乖乖去码极化贺文。

不知道是什么paro,非常混乱,勉强算西幻架空paro?

配合BGM young and beautiful食用更佳


山姥切国广始终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样子,从青葱少年至垂垂老矣之时,这份记忆不曾磨灭一星半点,完完整整、鲜活明媚地存在于他的意识里。


那是还未长开的少女身段,被干净熨贴的棉布衣服包裹着,在昏暗的天光下泛着柔和的光。她的笑容也是涉世未深的青涩羞怯,混着石楠花甜蜜忧伤的味道。


赤着脚的少女踩在疮痍满目的大地上,伸出的手是不正常的象牙白色,被珍藏宫中百年之久、历尽尘与土的死气沉沉的颜色。


她说,跟我走吧,这里已经...

【被婶 七夕贺文】疯疯癫癫的公主和没有盔甲的骑士

依旧是山姥切国广x希音,有微量烛俱利出没

童话向的沙雕文,今天也要糖分超标。

5000字完结


在很远很远的时之国,有一位全国上下人尽皆知的公主。当然,作为公主必须是闻名遐迩的,但这位公主并不是以她的美貌或者才情被民众熟知,而是因为,她是个疯疯癫癫的人。


市井广为流传的并不是公主有一次炸掉了天花板的巨大吊灯,也不是公主在花园喷水池里倒了不知名的液体导致喷水池整整一周都在喷泡泡。所有人认为这个公主无药可救的地方在于,她甚至连最基本的皇室礼仪都学得一知半解,毫无公主的仪态可言。


一个疯疯癫癫的公主没有任何政治价值,甚至联姻都没有王子接受。国王很担心,膝下只有这一...

被被开极化了!!!!!!
终于摘被被了!!!!!!
我这就写贺文,8000起步,请大家监督我!
他怎么那么好啊啊啊啊啊发出暴风雨般的哭泣

上一页 1/10